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行者文苑
首页 开卷有益 思想感悟 文化漫谈 史海钩沉 人文笔记 人在旅途 人间•小说

冬花烂漫菊梅兰

文 / 成志伟2020-2-15 10:13 参与:148 评论:0 来源:文汇报 繁体

冬花烂漫菊梅兰

  人们都认同,春天是鲜花盛开的季节,信然!有歌云:「春天裡来百花香......」

  一到冬日,万物凋零肃杀,大地封冻凄楚。然而,冬季并不是花卉消亡的时节,仍有那不畏酷寒的珍花异卉,迎北风和冰雪,面向冬阳,凌寒怒放。

  菊花是人们十分喜爱的冬季花卉,在中国几乎处处可见。明代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妇女邹赛贞,写过一首咏菊诗:「不共春光斗百芳,自甘篱落傲风霜。园林一片萧疏景,几朵依稀散晚香。」明末清初的文人屈大均着《白菊》诗,抒发了对冬菊的敬仰之情:「冬深方吐蕊,不欲向高秋。摇落当青岁,芬芳及白头。雪将佳色映,冰使落英留。寒绝无人见,梅花共一丘。」冬天的菊花傲霜凌雪,其生命力可谓旺盛。它浑身是宝,为人类无私奉献,品质高绝。宋代大诗人陆游也是爱菊之人,他吟道:「菊花如端人,独立凌冰霜。名纪先秦书,功标列仙方。」

  「蒲柳如懦夫,望秋已凋黄。菊花如志士,过时有馀香。」我想起一位以菊为名的女士,其名傅冬菊,是原国民党北平守将傅作义的女儿。她年轻时就加入中共地下党,傅作义也心知肚明。在北平解放前的生死关头,傅冬菊发挥了关键作用,力劝动摇不定的傅作义和平起义,避免了古都的一场杀戮和毁灭性破坏,为北平和平解放立下大功。解放后傅冬菊在《人民日报》文艺部工作,使用笔名傅冬。上世纪七十年代,我曾在位于王府井大街的人民日报文艺部工作过一段时间,与傅冬同志常见面说话。她是一个有功的资深记者,但待人非常谦虚平和,从不张扬自己。现在她已仙逝,但她当时的优秀事迹已多次被搬上荧屏、银幕、书籍,广为人知。诚如她的名字冬菊,她的一生如冬菊般凌寒开放,至今仍给北京人民留下缕缕馀香。

  与菊花同为冬之名花者,当然是梅花。「牆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王安石的名句,几乎家喻户晓。梅与菊一样,不畏严寒,品行高洁。歌剧《江姐》中,红岩烈士江姐,就义前高唱的就是《红梅讚》。多少历代仁人志士,以寒梅自比,为百姓幸福奋斗,捨己为人,像梅花那样冰清玉洁、万世留芳。伟大的辛亥女英烈秋瑾一首咏梅诗很有气势:「冰姿不怕雨霜侵,羞傍琼楼傍古岑。标格原因独立好,肯教富贵负初心。」秋瑾当时就有不忘为国为民的初心,不负美好韶华,为中华民族解放,浴血绍兴古轩亭口,惊天动地,永垂青史。我曾多次伫立古轩亭口的秋瑾就义纪念碑前,凭弔这位鉴湖女侠、一代豪杰。她确如顶风冒雪的梅花一般,凌寒独放,以忧国忧民、捨生取义的无畏行动,表现了中国人民追求自由解放的坚强意志和高风亮节。

  兰花亦是冬之名花,欣赏者甚众。兰花的花语是爱国、高洁和坚贞不渝。从女性来说,兰花代表气质高雅,端庄秀丽,决不与恶势力同流合污。故兰花被国人誉为国香、王者香、天下第一香。古人讚美兰花的诗词多如牛毛,都眼于兰的这种忠诚坚毅品格。「雪尽深林出异香,枯松藁槲乱纷纷。此中恐是兰花处,未许行人意闻。」「自甘深谷同巢许,不羡巍阶并管周。物类尚知羞媚世,污名秽节岂吾俦。」1947年1月,一位年仅十五岁的女共产党员刘胡兰,被反动的还乡团杀害于山西文水云周西村,因为她绝不向反动派投降,保持了共产党人的崇高节操。毛泽东亲笔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颂扬这位年轻的女共产党员。1977年我国还专门发行邮票,纪念刘胡兰英勇就义三十周年。刘胡兰就如同她名字裡的兰花一样,忠于党和人民,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抛头颅洒热血毫无畏惧,成为中国青少年永远的光辉榜样。

  菊、梅、兰这些冬天的珍花,在冰雪中扎根,在风暴中茁长,比那些只能在煦阳和暖棚中觅活的娇媚之花,要坚强得多,硬朗得多,无怪乎常被人们用来比喻志士仁人,象徵不惧强暴。有了美丽的冬花,严寒才不敢肆虐,恶霸才易于清除。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中华大地上,冬花越是烂漫竞放,人间才会越加清明温暖。「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菊、梅、兰等冬花俏丽正是为了迎接来年美好的春光。而「待到山花烂漫时」,冬花们却已隐退幕后,「她在丛中笑」了。这就是冬花伟大的精神,崇高的品格,永生的秘诀。而这些描绘冬花的美诗,和为了人民利益捨身就义的革命英烈,也同美丽的冬花一起,烂漫于寒冷的祖国冬天大地,长存不灭、永放异彩。

[责任编辑:语燃]
收藏|分享 分享到:



最新文章
关闭

域名更换公告

网站更换域名
亲爱的小伙伴儿,2020年1月1日起,行者物语启用了全新域名(xz.tqiantu.com),老域名停止使用,请大家认准行者物语唯一地址(xz.tqiantu.com)。

查看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