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文苑
首页 开卷有益 思想感悟 文化漫谈 史海钩沉 人文笔记 人在旅途 人间•小说

惊悚小故事系列:大火

2023-11-25 15:00 参与:989 评论:0 繁体

女患者

女患者——作画:ChatGPT

文/北风

月姐在成为院方组织的《和平》职业联赛冠军前,一直住在声乐小区,后来一场大火改变了她的命运,她是唯一的幸存者,时至今日,月姐还时常回到那个小区,只是她不曾向人提起。

初冬之夜,凛冽的风在凌晨两点骤然停息。小区的路灯熄灭,夜色中的院子显得古朴而神秘。杜秋月惊恐地盯着天花板,外面客厅又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一个人拉扯着没有尽头的链条,充满了隐忍、恶意。杜秋月从床上坐起来,她缓慢打开卧室门,猛然冲向客厅,打开大吊灯。客厅空空如也,家具和沙发一动不动,她双目如电,像是一个严厉的审讯官,以至于微启的窗帘在瑟瑟发抖。

“你这个孬孙!”

杜秋月虽然没有发现证据,但她十分肯定,这个被她称为孬孙的捣蛋者一定就藏在某处的阴影中,已经接连半个月了,每天晚上都会被一样的动静惊醒,却都一无所获。杜秋月是个坚强的人,她没有被打倒,反而充满斗志,她用黑黑的眼圈环顾四周,最后,她的目光落在通道里的一幅画上。

她慢慢走向卧室门前的壁画,那是一朵金色的向日葵,此刻看起来像是发出万道光芒。杜秋月用手抚着这幅画,又转头看向卧室内的衣柜,她全身一震,深红色的实木衣柜上赫然出现一个影子,又瞬间消失。光滑的油漆面上反射着台灯的微光,杜秋月心跳加速,她难掩惊恐与欢喜,“孬孙,终于发现你了!”。

杜秋月心跳加速,她用有异于常人的勇气驱使脚步向前,在杜秋月的意识里没有退缩二字,这可能也是那影子瞬间消失的理由。

卧室里亮着一盏台灯,却足以照见整个屋子。杜秋月把双手放在嘴上哈气,然后用手反复擦拭衣柜,她撩起垂在面前长长的头发,斜着脑袋端详衣柜门。衣柜门反射微光,一个眼睛浮现在那里,接着两个眼睛,三个眼睛,四个眼睛……

那是两个人的脸,眼睛里充满幽蓝,狠狠盯着杜秋月,像是要啃她的骨头,要把她碎尸万段,是的,那像是来自地狱的索命人,肮脏、幽深、无情……

杜秋月一把打过去,他们就消失了,但不一会儿,那眼睛又重新出现在衣柜上,一只、两只、三只……转动着眼珠,像是在笑,让人不寒而栗的笑。

杜秋月走进卫生间,拿出一把花卉剪刀,她扑向衣柜,举起剪刀扎向那眼睛。

卧室里像是响起了惨叫声,那几只眼睛汩汩冒出暗红的血液,它们消失了。杜秋月停下手,他们又从一旁浮现出来,夹杂着刺耳的嘲笑声,他们咒骂杜秋月。杜秋月举起剪刀刺去,衣柜门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刻痕。她一手搬着衣柜门,另一只手持着剪刀狠狠地刮着面漆,终于,衣柜门上的漆都被她刮了下来,她站在衣柜前,此刻屋里异常安静。

杜秋月嘴角露出微微笑意,像是一个伟大的画家盯着自己的作品而满心欢喜。突然,杜秋月望见衣柜上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完整的人脸,不,一个人的脑袋,两个人,他们正在从柜子里钻出来,脸上的皮像是被人剥离……

杜秋月惊恐后退,猛然间她冲向厨房,拎回一罐花生油,她取下盖子,快速冲到衣柜前,一股脑地倒在了那垂着的衣服上。她点燃手中的火柴,衣柜发出呼呼的火苗。

杜秋月快速把卧室门反锁,钥匙扔在地上,此后又把客厅的大门反锁,她冲进漆黑的冬夜,在那无人的地方狂奔。此时,屋子里的火苗已经蔓延开来,顺着窗户窜至夜空,发出狰狞的光……

那场火灾,人们从屋里发现了两个遇难者,他们皆死于窒息,调查人员说,房门被反锁着,这可能阻断了他们的逃生路。这场悲剧之后,屋子就不再有人居住,几年过去了,路过那的人从窗台之上,隐隐还能见到曾被火焰熏黑的印迹。

今年是月姐蝉联冠军的第六年,这个曾经的故事她一直深深埋在内心,没有向任何人提起,即便是最关心她的医生。但每当深夜,她会以自己独特的形式再次降临那个案发现场,她举起枪,瞄准想要伤害她的人扣动扳机。

2023.11.25 广州 【作者专栏】

[责任编辑:语燃]
收藏|分享 分享到:



最新文章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