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文苑
首页 开卷有益 思想感悟 文化漫谈 史海钩沉 人文笔记 人在旅途 人间•小说

一头特立独行的鲸

2021-1-3 09:14 参与:834 评论:0 来源:行者物语 繁体

一头特立独行的鲸

□文/北风

大海,朦胧的记忆里,故乡再次出现在眼前,那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是挺拔的山峰,无论风平的海波,还是逆天暗夜的巨浪,都承载着遨游无穷的梦想。

1.狩猎

二月份的南极海洋,冰层逐渐融化,暖暖的水紧密贴着皮肤,黑虎快速游动,像一支离弦的箭,他觉得天气越来越热,黑虎喜欢奔跑,快速的在水中穿行,氧离子在水中形成气泡,像一阵扬起尘土的风。

“兄弟们,快来,那小子跑不了啦!”黑虎从水里探出脑袋。此时,黑虎身后跟着三个兄弟,确切说,是两个兄弟,一个妹妹。他们在黑虎左右两侧,形成扇形向前包抄。

“前面有浮冰——”光子说。光子扬起脑袋,从嘴里喷出一个水柱,说:“不要让他爬上浮冰”

“好的,二哥,你往黑虎哥身边靠靠,这个缺口太大了。”然然说着,胸鳍在水里拍打出一连串气泡,警示着一侧的冲子。

冲子一晃身子,来到黑虎身旁,此时,他们构成一个无懈可击的狩猎小组。他们的目标,是前面五米之遥的海豹。

海豹凭着矫捷的身手在水中上下起伏,眼前的浮冰,是他唯一的希望。

这场追击持续了十公里,海豹筋疲力尽,他拼劲最后的力气,猛地用力,他跳上了这块儿浮冰。惊恐地注视着黑虎、光子、冲子和然然。

这是一块五米的浮冰,这块儿浮冰是海豹的救命稻草,在一种危急的形式下,我们的判断会出现偏差,这种基于信任而产生的情感让我们陷入被动,这是残忍的,过度的信任和幻想都是精神的催眠,我们认为的拯救,实则预示着凋亡。

黑虎挥动胸鳍,然然、光子和冲子并排站在黑虎身旁,形成一条线,压低身子,快速向浮冰游去。

必须拿下这只海豹,黑虎心想,这是然然的最后一课,他要教会妹妹组队、捕猎。让这个丫头能够独立生存,虽然她一直独立成长,但生存,是残酷和无情的,她必须学会狩猎。黑虎扫了一眼然然,此时然然微微仰着头,全神贯注。

“扇水两次,扬起胸脯,张开双手”黑虎说着。

四头虎鲸形成一道无法逃逸的墙,海水激起的涟漪让浮冰上下摆动……

“下沉!”黑虎发出一道指令。

然然听到哥哥的声音后,急忙钻入水中,此时巨大的水分子形成一道旋涡,四个庞然大物突然的下沉不亚于发生一场小规模地震,海水被他们拽入深处,巨大的牵引力打翻浮冰。

“海豹落水了!”然然兴奋地喊。她看了一眼哥哥,见哥哥早已游到海豹身后,完美擒住了猎物。

然然激动万分,她快速向哥哥游去。

荒野当中,双方博弈的规则是早已定好的,写在基因中,唯一的生存希望,便在于临场发挥。这好像一个棋盘,生命便是进化的棋子,相生相杀。

2.探索

对黑虎来说,探索永无止境,对一切都充满好奇,他曾一个人进入500米的深海,在荒蛮的黑暗中与巨型鱿鱼战斗,与座头鲸成为朋友,他的行为,是离经叛道的。还有一次,在围堵一只大白鲨时,无意间闯入一片海滩,透过水面,他望见岸边站立的生物,他们直立行走。这让黑虎很是惊奇,如果不是这次经历,黑虎可能也不会在两年后登上纽约时报。

以至于很多时候,黑虎都认为这是一次幻想,在一次野外捕猎时,黑虎又一次遇到了这些可爱的人类。

须鲸巨大的尾鳍横扫过来,黑虎一跃身,藤壶锋利如刀的刃片朝他袭来,光子瞧准时机,一口咬住须鲸的腰身,须鲸巨大的身躯在海洋中翻滚。光子这一击,几乎救了黑虎的命,黑虎一怔,快速冲向须鲸的背鳍,死死拖住。须鲸见不占上风,急忙溜走了。

黑虎和光子已经在一起战斗了十年,他们熟悉彼此,一个意念,一个手势。光子尊重黑虎,光子总是隐隐觉得,黑虎会干出惊天动地的事来。具体他也说不上来,有时候他从黑虎的声波中捕获,像是呻吟,又像祈祷,这种声音让光子惊恐但又着迷。

黑虎拥有健硕的体魄,他的行动力惊人,这大概也是光子和冲子追随他的最直接的原因。力量是生存的根本,黑虎诞生于黑暗,当海洋风平浪静,阳光穿透水面时,他就像一道黑闪电发出耀眼的光。

“嘿,光子快看,那是什么。”黑虎突然说。

光子和冲子仰头一看,一股莫名的惊慌油然而生。

“黑虎,快跑!”两人同时说。

黑虎毫无所动,他慢慢向上靠拢。原来,海洋上停了一艘船,透过鳞光闪闪的水面,黑虎看见几个人正坐在船边,他们在交谈,欢笑。

黑虎脸上浮现微笑,他听着人的声音,有一种极大的诱惑。

黑虎在距离船五六米的地方探出脑袋,光子和冲子跟着他小心翼翼浮出水面。

“快看,多漂亮的虎鲸——”船上有一个女人说。

船上站着三个人,他们把手放在额头遮住阳光,朝黑虎他们看着。黑虎心砰砰跳着,他不由自主地向船靠近。就在这时,他见到船上飞下一个沙丁鱼,黑虎一惊,他觉得体内热血沸腾,充满无穷的力量。黑虎沉入水中,快速游动,刹那,他穿出水面,准确地咬住了那只沙丁鱼,在天空划下一个完美的弧形。

“哇——”船上的人惊呆,随即发出换了的笑声和掌声。

船上的人们开始不断地朝水中投下沙丁鱼,黑虎一次次穿透海洋,在水面跳跃。光子和冲子也逐渐不再恐惧,陷入一片欢乐的嬉闹中。

此刻,只有然然不敢靠近,她胸鳍微微抖动,嘴角叫着“哥哥——”

然然的样子,更加逗乐了黑虎。这丫头,就是胆子小。

此刻,黑虎做了一个决定,他要跟随这只船,看看人类在海滩上的生活。决定有着传染力,更确切地说,意念会传染,一个想法,像一道美味,像一条铁链,吸引懵懂的心,囚禁最伟大的心灵。

黑虎跟随着船朝码头游去,光子、冲子三人游入一个巨大的水塘,随后,他们进入了一个欢乐的世界。

此后,黑虎进入人间,在一个叫海洋馆的地方开始另一次奇妙的探险之旅。只是当黑虎沉静下来时,发现然然竟然走丢了。

3.海洋馆的欢乐

周日下午,海洋馆座无虚席,人们慕名而来,父母带着孩子,情侣相拥,物语海洋馆两个月前来了三位虎鲸,他们的表演太精彩了。人们这么传递着,一种对新生事物的向往,感动着慕名而来的人们。

黑虎内心激动,他听到广播里的邀请,转过头:

“上场了,兄弟们!”

黑虎带着冲子、光子游进表演池,观众欢呼雀跃,黑虎快速在水池游了一圈,径直游向小芳。黑虎喜欢这个姑娘,小芳是他的导师,黑虎向她学习。小芳微笑着,伸手递给黑虎一个沙丁鱼。

小芳骑在黑虎上,黑虎扇动有力的尾巴,像一艘快艇般冲去。黑虎沿着池壁回游,小芳抓着黑虎的背鳍,慢慢站起身,举起双手微笑着向观众示意。观众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黑虎在水中疾驰,他感到一股莫名的快乐。他感受着背上的这个人类,她的重量与体温。黑虎每一次摆尾带来的重力变化,都能在这个人类的双脚上感触到。时而因为过快,女孩儿站立不稳时,黑虎就及时调整速度给她稳定。小芳看着脚下的这头生物,会心一笑。用脚底板拍了拍黑虎的背,黑虎领会到她的意思,他们要表演空中接力了。

小芳今年二十二岁,从小喜欢动物,生态学毕业,在她眼里,动物无异于花花草草,而人类,也无异于花花草草,都是上帝创作的。她崇敬并陶醉进化赋予生命精妙绝伦的组合,众生好比一面镜子,折射大自然的无穷力量,也映照出人类自身,说到底,我们的命运轨迹同出一辙。

黑虎敏捷地钻入水底,有力摇动尾鳍,顶着小芳的脚丫子子弹一样弹出水面,直飞越36尺高空,小芳在空中化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小芳心中惊喜,这头虎鲸,才训练多长时间呀,竟然能够完成如此高复杂的动作。黑虎仿佛懂得人类的心思,小芳只要一说,他就明白了眼前这个小姑娘究竟需要什么。黑虎默契的配合,让她欢欣雀跃。

小芳看着黑虎,同时做出一个手势。黑虎看在眼里,她要飞得更高。黑虎瞪大眼睛看着小芳,小芳咧嘴笑着,黑虎从她的笑容里隐约感到一种久违的熟知,异常亲切。是的,小芳和黑虎他们有共同之处,冒险。他们不约而同地尝试打破新的界限,塑造新的边界。很多时候,我们也能从一些故事中看到类似这样的经历,总有一些人天生就是开路者,他们有着强烈的信念,善于在荆棘丛生的地方走出一条全新之路。

小芳给黑虎的这个手势,是伙伴间的征询,也是一种命令。至少对黑虎来说是这样的,像一道诅咒,能力往往在冒险中获得新生,这写在基因里的蠢蠢欲动,对黑虎来说,就是难以挣脱的命令。

黑虎顺着表演池游了一圈,随即低头钻入水底,他看着上方的小芳,此时小芳双脚并拢,微微展开双臂。她准备好了。要帮助她完成她的心愿。黑虎想起来去年8月份追击的那头大白鲨,大白鲨情急之下跳上岸边,搁浅后被灼热的阳光炙烤而亡。黑虎把身子贴在水底,尾鳍猛一用力,水分子形成强大的弹性,黑虎向上冲去。

小芳被黑虎强大的力量抛到空中,她欣喜若狂,表演池刹那仿佛变得很小,黑虎、冲子、光子都变成三个小黑点。小芳感受微微的风轻抚肌肤,一股油然而生的野性自由在她心中萌生。观众仰头望着小芳,观众席鸦雀无声。

小芳旋转180°,完美落水,黑虎迅速迎上去,顶着小芳游向岸边。此刻,观众掌声雷鸣,小芳站在那激动地回应观众,黑虎钻入水中,嘴里噙满水,吐出一道水柱,是向观众的致意。

冲子和光子则彻底惊呆了,此刻也缓过神来,三头虎鲸在水中用巨大有力的尾巴激起水花,水花直飞洒到观众身上。

4.海洋馆的悲剧

我们很难确定是否存在一成不变的事物,因为宇宙中的一切能量都在发生变化,如果说唯一存在不变的,或许只是一个想法,一个思想。但这也是在特定的时间中,如果时间足够长,思想也会改变,被风摧毁,面目全非,好比历史的改变一样。

光子和冲子在最近的几次表演中出了问题,被驯兽师呵斥,他们俩闷闷不乐。

“嘿,我要离开这里了。”光子低声说。

周围很静,冲子听见了,他没有吭声,只呆呆地看着远处的皮球。

“黑虎只顾着和小芳玩儿了,你看看他,吃的跟个猪头一样。”光子仍然说着。冲子眼睛一眨,看了看光子。

是的,兄弟也会变,光子这么说的时候,作为一个鲸鱼,我们无法得知的一个真相是,他是否明白,当猎物唾手可得时,组织严密的猎捕者,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能力的变化,黑虎的这个团队,丢失了曾经的协作、勇敢和拼搏。换来的是讨好、妥协和苟且,仿佛永无止境日复一日循环。黑虎战斗群瓦解,无论我们是否承认,当意念不在的时候,躯体就成了行尸走肉。

这个道理黑虎无法明白,在他眼中,这两年来的海洋馆生涯,何尝不是一种冒险?接触一种神秘的生物,与人类亲密无间,甚至和人类成为朋友。既然是冒险,为什么没有新生的刺激?

神秘的空间抑制了荷尔蒙,直到两个月后,在一个悄无声息的夜里,光子和冲子莫名失踪。

第二天,黑虎看着空空如也的训练场,他们不在那。黑虎心想,难道这两个家伙逃跑了吗?可他们又是如何翻越护栏的呢。

“嘿,黑虎,走,我们去训练了!”

突然,黑虎看到小芳朝自己走来,小芳的美丽黑虎看在眼里,小芳的笑脸仿佛如沐春风,这也成为很久后黑虎的一个思想课题,作为一头鲸鱼,他又如何获得人类审美?

小芳成为他唯一的朋友,但结束一天忙碌的表演后,小芳总是会离开他,冲子不在了,光子也不在了,陆续新来了几个家伙,黑虎不屑于认识他们。

那天早上,黑虎没有准时参加表演,他惊恐地感到,自己无法再像从前一样灵活地控制身子,他从水面的倒影里看得见,自己的背鳍毫无生命力地耷拉着,像长满谷粒的谷穗一样耷拉着。我生病了。黑虎认为。

黑虎病了,但他认为的这个病无法医治,意志的丢失,无论如何,药物是换不回来的。黑虎一个人在水池里闲逛,他突然想起来小然,然然在哪。这个小丫头,黑虎精神一震,该学会捕猎了吧。

黑虎觉得日子缺乏生气,小芳仿佛也不太在意创造一个新的玩法,这样黑虎觉得很没劲。恰在这时,小芳带着男朋友出现在训练场。黑虎咧嘴一笑,小芳,快展示你的与众不同吧,这小子哪配得上你——

小芳跳入水中,像往常一样游向黑虎。见黑虎浮出水面,温和地盯着自己,她微笑着伸手抚摸着这头虎鲸。突然,黑虎一口咬住小芳的胳膊,迅速像水下游去。小芳毫无准备被带入水底。小芳用左手猛打黑虎的脑袋,黑虎松开了口。小芳急忙往上游,可黑虎又咬住了她的脚,把她又拖入水底。

这一次,黑虎没有松口,直到救援的人过来用东西撬开他的嘴,把小芳拖上岸。他深刻的明白,他谋杀了自己最后的朋友。

黑虎庞大的身子浮在水池中,观众席上的人群逃散,他嘴里噙满水吐出水柱,朝天叫着。人们脸上充满恐惧,似曾相识的恐惧,他在冲子、光子脸上也看到过。是的,在那艘船边,还有小然,这些混沌的记忆被海水荡涤,抹去,消失不见。

后记

黑虎的一生是传奇的,无论他能否觉得,我们也无法得知他是否肯定自己的成就,只是在他生命终结的时候,梦里见到一个奇怪的生物,他正从陆地走向海洋,慢慢地失去了双腿。那是他的祖先第一次面对大海,那里充满未知、野性和难以预知的可能。

2021年1月2日 广北高铁

特立独行系列:

一只特立独行的鸭

一只特立独行的鸡

一只特立独行的狗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一只特立独行的蜗牛

一头特立独行的牛

[责任编辑:语燃]
收藏|分享 分享到:



最新文章
关闭

域名更换公告

网站更换域名
亲爱的小伙伴儿,2020年1月1日起,行者物语启用了全新域名(xz.tqiantu.com),老域名停止使用,请大家认准行者物语唯一地址(xz.tqiantu.com)。

查看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