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千途旅游

天文生命动物历史地理谜团

搜索

一生之中,我们会经历许多功能各自不同的梦境

生命奥秘|2020-5-1 12:33

316人参与|0评论

字体: 繁体 打印

梦不仅在个体的一生或一个晚上不同,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也有显著不同

  梦不仅在个体的一生或一个晚上不同,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也有显著不同。

  文|Patrick McNamara

  梦的内容与感觉截然不同,而梦的范围跟清醒时同样复杂。纵观一个人的一生,我们会发现儿时与成年的梦境很不同。儿童经常梦到与家人、朋友和可怕动物之间的情感互动,而成年人经常梦到其他成年人。年轻人的梦涉及现阶段的朋友与其他重要的人之间的社会互动。男性的梦与女性的梦也有不同,女性梦到男性和女性的次数差不多,但男性较常梦到其他男性。老年人更容易梦到创新的事物、后代和关于永恒的焦虑,而濒死之人的梦充斥超自然力量、超脱尘世的环境,以及与死去亲人团聚的画面。梦将年幼的孩子带进监护人的社会世界,当生命接近尾声时,梦温柔地将我们带到所爱之人的怀抱里,陪伴人类从摇篮进到坟墓。

  如果将研究焦点从一生所做的梦转向一夜之间所做的梦,我们仍然发现梦具有很大的异质性。快速动眼期(REM)与非快速动眼期(NREM)的睡眠阶段相互交替,随着时间进行非快速动眼期时间变短,而快速动眼期时间变长,在早晨醒来前,我们可以有45分钟的快速动眼期。快速动眼期与非快速动眼期诱发的梦境有很大差异,前者充满侵略性,而后者则没有。刚睡着时的梦境(主要是非快速眼动构成)往往与情感冲突事件相关,随着持续睡眠这些事件会在其他梦境出现。整个晚上,情绪记忆就在非快速动眼和快速动眼之间来回转换,直到最终进入大脑皮层的长期记忆库。做梦的大脑似乎也随着夜晚降临,从记忆库里读取更多的旧记忆,而清晨快速动眼期的梦境比夜间快速动眼期更多涉及童年的情景与记忆。

梦将年幼的孩子带进监护人的社会世界,当生命接近尾声时,梦温柔地将我们带到所爱之人的怀抱里,陪伴人类从摇篮进到坟墓

  梦将年幼的孩子带进监护人的社会世界,当生命接近尾声时,梦温柔地将我们带到所爱之人的怀抱里,陪伴人类从摇篮进到坟墓。

  梦不仅在个体的一生或一个晚上不同,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也有显著不同。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的梦,乃至古代世界大多数人类的梦,被视为通往精神世界与祖先和神明国度的直接入口。古代人(以及今天的传统民族)将梦境体验视为一种处理精神思想的地方,可以在日常事务上帮助或阻碍你。

  梦境状态的维度强度上也有不同:当快速动眼期的生理唤醒越强烈,梦境内容就越离奇古怪。例如,普通的梦境不会像史诗般的梦境那么强烈。史诗般的梦境通常包括一连串幻想的场景,做梦者经常在几个梦的阶段反复造访这些虚构世界。另一方面,普通的梦境似乎涉及很平凡的事情,做梦者几乎什么也不做,只是与一至两个人物进行社交互动。

  更强烈的普通梦境包含熟悉和不熟悉的人物。这些不熟悉的人物,通常是模糊具威胁性的男性陌生人,当梦境变得更强烈时,他们会开始出现在梦境里。在更高的强度下,做梦者和其他人物被卷入事件和行动之中,这些事件和行动涉及某种以目标为导向的情节。人物被扔进一个快速发展的故事情节中,包括变化迅速的情节与大量的情感冲突。随着强度增加,更奇异的视觉特征开始侵入梦境,例如外星人和超现实环境、超自然生物、人物与物体的变形等元素进到梦境。

不同程度的截肢或瘫痪者自述能梦见自己飞翔、跑步、走路和游泳

不同程度的截肢或瘫痪者自述能梦见自己飞翔、跑步、走路和游泳。

  虽然维度强度能解释一连串的梦境变化,但它无法解释某些耐人寻味的梦境状态。例如,截肢者经常梦到自己四肢健全,即使是截肢多年以后或先天性的身体残疾,他们可能不会在梦里梦到失去肢体。同样地,先天聋哑或先天瘫痪者的梦与非残疾者的梦没有差太多,梦似乎能够使用做梦者的完整躯体,不被现实的残疾束缚。聋哑者的梦境包括正常说话和正常听力,不同程度的截肢或瘫痪者也自述能梦见自己飞翔、跑步、走路和游泳。

  梦中的人物不仅与做梦者清醒时的意识不同,他们甚至还能控制这些意识。多重人格障碍/解离性身份疾患(MPD/DID)患者的梦可能涉及人格改变。通常一个新的人格会先出现在梦里,然后接管控制个人行为,随后成为白天清醒时的人格。做梦者经常在梦里经历人格转变,但在这种情况下,谁才是做梦者呢?

  俗称“鬼压床”的偶发性睡眠瘫痪(ISP)指人们在醒来后无法移动或说话,这种情况发生在做梦者一部分大脑处于清醒状态,而另一部分仍处于快速动眼期的睡眠状态。随之而来的梦境通常很可怕:个体容易产生恐怖的幻觉,而且幻觉试图以某种方式与个体互动。在大多数情况下,幻觉的目的通常是占有或毁灭个体。

  另一方面,“假醒”梦包含在梦里醒来的主观体验。做梦者感觉自己已经从梦中醒来,然后开始做日常的工作,例如穿衣服或刷牙,在做这些事情时,做梦者的意识是清醒的。这些梦中梦通常包含先前的梦境场景与人物,而不是清醒时的经历。做梦者可能在假醒之前的梦境环境醒来,而做梦者可能要经历好几次假醒,才会真正醒来。

千变万化的梦境状态表明,做梦与清醒的生活同等重要,对生物可能具有多种生成机制与功能

  千变万化的梦境状态表明,做梦与清醒的生活同等重要,对生物可能具有多种生成机制与功能。

  还有一些我们只能在梦中见到的人。例如,死去的人从不会在清醒意识中出现,但仍然会在梦里出现,而且看起来健康有活力,并向做梦者传递讯息。这种梦通常清晰生动且强烈,体验起来非常逼真。

  为什么这些梦重要呢?千变万化的梦境状态表明,做梦与清醒的生活同等重要,对生物可能具有多种生成机制与功能。例如,梦见可怕的威胁有助于人们在白天避开危险,反复梦见以前遇到的人物或环境可能会调整、维持或改变梦境本身的认知结构。无论在清醒状态下发生什么事,梦的状态始终存在,而这些梦境状态科学才刚开始研究厘清。

微信扫一扫

赞助行者物语 赞助我们
您知道行者物语这些年来一直都是非营利网站吗?我们秉持“思想自由”与“价值共享”的信念,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受商业操控、专注在读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认同我们正在努力呈现的观点,请通过左侧二维码赞助我们~

  • 生物
  • 行者物语 责任编辑:语燃
  • 分享到:
    西藏千途旅游
    探索资讯
    探索画报
    公益视角
    动物世界
    户外课堂
    关闭

    域名更换公告

    网站更换域名
    亲爱的小伙伴儿,2020年1月1日起,行者物语启用了全新域名(xz.tqiantu.com),老域名停止使用,请大家认准行者物语唯一地址(xz.tqiantu.com)。

    查看 »

    行者物语官方微信
    行者公众号

    北风的微信
    北风的微信

    行者物语投稿 投稿邮箱:317379335@qq.com在线投稿
    © 2011-2022 行者物语(xz.tqiant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电话/微信:13518992858 违法信息举报QQ:317379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