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

资讯 保护 摄影 纪录 濒危 名词 组织

动物人格之争,究竟是“法人”还是“物品”?

2021-8-16 10:00

来源:国家地理|198人参与|0评论

字体: 繁体

ico

一个动物权利组织希望纽约法院赋予大象Happy法律人格。但这意味着什么呢?

ico

  撰文:RACHEL FOBAR

  译者:陌上花开

  一个动物权利组织希望纽约法院赋予大象Happy法律人格。但这意味着什么呢?

动物人格

  布朗克斯动物园的亚洲象Happy正处于一场有关动物权利的法律斗争的漩涡之中。绘图:JAMIEL LAW

  单轨列车从纽约布朗克斯动物园的户外展区穿过,我们看到了小熊猫Linus、马来亚虎Suhana和犀牛Penny(导游指出,Penny的皮肤很敏感,还涂了防晒霜)。然后我们见到了Happy,一头50岁的亚洲象。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春日,布朗克斯动物园一位活泼的向导滔滔不绝地讲述着Happy的趣事:她每天要喝230升水,喜欢挖沙子,还经常让动物园工作人员给她做足疗。这头大象蹒跚地走到围栏前,摆动着鼻子,抬起了硕大的右脚。一个动物园爱好者对他的女儿说,“她过来打招呼了!”

  Happy不知道,此刻她已成为全美争论的焦点,人们辩论的主题是:Happy快乐吗?

  据佛罗里达州一个动物民权组织——非人类权利计划(NhRP)的说法,Happy并不快乐。5月4日,纽约州最高法院,即纽约上诉法院同意审理NhRP要求授予Happy法人资格的案件。具体日期尚未确定,但NhRP预计将于今年秋季公布。

  该组织的创始人兼总裁Steven Wise表示,我们“认为Happy有身体自由权”,或者说是免于监禁的权利。他希望Happy能被转移到一个经认可的大象保护区,这样她可以与其他象群生活在一个更大、更自然的环境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独自生活在占地6亩的围场里。

  这是纽约上诉法院首次同意审理与动物权利有关的案件。该法院受理的案件仅占提交案件的5%。“我们认为我们的论点非常有力,”Wise说道。“但谁知道结果如何呢?”

  人格是“公共政策和道德原则的问题”,他说道。它是一个法律名称,表明一个实体享有权利或承担义务的资格(例如,纳税和遵守法律)。这“不是一个生物学问题”,也并不意味着Happy 就等同于人类。世界各地的公司、水体、动物,甚至神灵都可作为法人。但在美国,没有针对非人类动物的法律名称,Happy只是一个物品。

  布朗克斯是一家经动物园与水族馆协会(AZA)认证的动物园,他们驳斥了Happy在园内生活不愉快的说法,Happy已经在该动物园生活了40多年。在声明、法庭文件和公开发布的电子邮件中,动物园一再表示,Happy很满意园内的生活。

  布朗克斯动物园里还生活着另一头大象,叫Patty,但她们是分开饲养的。Happy和一个叫Grumpy的雌性伙伴共同生活了25年,2002年,Grumpy受到了Patty和另一头大象Maxine的致命伤害,之后被实施了安乐死。(Maxine患上了癌症,于2018年被安乐死。)2006年,Happy的第二个伙伴Sammie因肾脏衰竭而被安乐死。同年,动物园宣布,在Happy、 Patty或是Maxine死后,剩下的大象将不会再度参加展览。动物园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因为如果一头大象死了,其他两头大象可能无法和谐相处,而让一头大象独自参加展览是不道德的。

  根据AZA的认证标准,如果动物园有雌象,那数量“至少要达到三头(或有可容纳三头雌象的空间)”。AZA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Dan Ashe表示,理想情况下,大象应该分群生活。“有时候动物不想待在某个群体里,”他说道。“Happy不喜欢分享空间,这会让她变得很焦虑。AZA优先考虑单个动物的健康。布朗克斯动物园完全符合AZA的认证标准。”

  随着科学研究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大象还有其他动物比我们之前认为的更聪明、更有意识、更情绪化。鉴于此,包括德国、法国、新西兰和英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已经在法律上承认了他们的知觉。而美国显然没有出现在这个不断增长的名单中。

  在美国,动物权利支持者一直在为动物的人格地位而奔走呼号,Happy并不是首例,只是目前无一成功。

  2004年,一名独立律师起诉美国政府,理由是其使用的声纳探测潜艇对鲸类动物造成了伤害。2011年,动物权利组织“善待动物”(PETA)根据《第13修正案》起诉SeaWorld 海洋公园,称其“奴役”五只虎鲸“表演”。四年后,善待动物组织起诉一位摄影师侵犯了其版权,因为这名摄影师声称这张照片是一只猴子用他的相机拍摄的。2013年,NhRP在纽约州最高法院为4只黑猩猩(2只是用于娱乐的私有动物,2只是用于研究的实验室动物)进行人格辩护,四年后又在康涅狄格州高级法院为路边动物园的三头大象提出了人格诉讼。

  “我认为发生在Happy身上的事情将迫使人们在法律层面上重新思考和处理这些问题,”历史学家、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教授Janet Davis说道,她与NhRP无关。

动物人格

  2005年,Happy成为第一只通过动物智力镜子测试的大象,因为她认出了镜子中的映像就是自己。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表明大象有自我意识。绘图:JAMIEL LAW

  ‘Happy并不憔悴’

  Happy“经常被最了解她的人评估,包括照顾她多年的兽医,以及每天与Happy互动数小时的饲养员,”布朗克斯动物园园长James Breheny在2019年给NhRP支持者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Happy和饲养员在一起更舒服,和其他大象之间也有安全屏障,那些诟病她在动物园处境的人对Happy、对她的个性、喜好或倾向一无所知,”Breheny写道。

  尽管支持者们认为Happy应该被转移到大象保护区,但Breheny指出,Happy的展区有许多与保护区相似的特征:“可以游泳的水,可以打滚的泥,可以观赏的植物,以及可以与之互动的物体。”

  此外,Happy无法自己开口,谁能说到底什么对她最好呢?AZA主席Ashe问道。“如果事关我的个人健康和医疗福利,我希望由医生或我的家人代表我,”他说道。“而Happy的家人就在布朗克斯动物园。”

  动物园最近试图重新修复Happy和Patty的关系,但“这两头大象在一起时,彼此都不舒服,二者明显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压力,”Breheny在2019年对NhRP的支持者说道。

  根据动物园去年的一份声明,如今,Happy并不完全是一个人,它和Patty有接触。尽管它们在不同的围栏里,但它们可以隔着围栏看到对方,偶尔甚至能碰触到对方。今年早些时候,Breheny告诉记者,Happy和Patty就像不愿共处一室的姐妹一样。Happy的前饲养员Jerry Stark表示,“她一个人的时候表现非常出色,但不能和其他大象在一起,她就是无法和它们好好相处。”

  Happy可能不喜欢Patty,这并不奇怪,Wise说道。毫无疑问,Happy知道Patty攻击了她原来的长期伴侣Grumpy,她和Grumpy一起生活了20多年。“Happy有过一个朋友,而Patty杀了她。”

  上诉法院受理Happy案件的决定“并没有改变任何事情,”动物园的公关执行总监Max Pulsinell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将继续为Happy及其福祉辩护,就像过去40年一样。”

  Breheny和其他动物园的代表拒绝了国家地理杂志关于Happy的采访请求。

动物人格

  这幅19世纪的画作描绘了一头猪的审判场景,那是1457年,在瑞士拉维尼,这头猪被判犯有谋杀罪并被判处绞刑。她的小猪崽得以免罪。摄影:UNIVERSAL IMAGES GROUP, GETTY IMAGES

  “我正看着一头沮丧的大象”

  与大多数律师不同,Wise几乎从未见过他的当事人,但他在参观动物园时见过Happy。“我看到的是一头沮丧的大象,”他说。“她没有抬头看我们,只是低着头站在那里……我从没见过大象有这样的表现。”

  研究表明,大象在圈养环境中饱受痛苦。动物园里的大象比野生大象死得早,而野生捕获的大象甚至比圈养的大象寿命更短。因为长期站在坚硬的地面,它们患有足部和关节疾病,比如关节炎。《西雅图时报》2012年的一项调查发现,美国正规动物园50年间死亡的390头大象中,大多数死于圈养相关的伤害或疾病。

  鉴于上述情况,近年来,北美其他30多家动物园已经逐步取消了大象展览,或者,像布朗克斯动物园一样,宣布了停展计划,比如奥兰多北部的中佛罗里达动物园、费城动物园和芝加哥的林肯公园动物园。

  大象很聪明,也很有同情心。他们会使用工具,有亲密的家庭关系,安慰他们的朋友,甚至能哀悼死亡的同伴。它们的大脑重约5公斤,是所有陆地物种中相对于身体尺寸而言最大的,与鲸类物种、类人猿和人类的大脑有相似之处。大象行为专家、国家地理探险家Joyce Poole在NhRP案件的宣誓书要中写道,我们对“大象大脑可能具备的能力的认知还很少”。

  以宣誓书支持此案的专家,除Poole外,还有大象科学家Cynthia Moss、50名动物法教授、12名哲学家、5名天主教神学家和2名人身保护令学者。

  NhRP知道美国还有其他几头独居的大象,但Wise表示,他们选择Happy,部分原因是她在2005年成为了第一头通过动物智力镜子测试的大象。研究人员在Happy的头上画了一个白色的“X”,当她站在镜子前时,不断地用鼻子触碰那个标记,这表明她认出了镜子里的那个人就是她自己。这一事实表明,她可能也有自我意识,或者说对自己的精神状态有所了解。

  NhRP以1772年伦敦的一个案件为参考提起了诉讼,在该案中,一名逃跑的奴隶辩称自己遭到了不正当地囚禁,最终他成功了。同样,NhRP断言,Happy在违背她意愿的情况下遭到了 “单独监禁"。

  大象有复杂的社会生活,它们需要其他动物的陪伴,Wise说道。“对大象来说,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独自呆着是很可怕的。大象生来就是要不断走动的,而Happy只是站在那里。”

动物人格

  Happy已经在布朗克斯动物园生活了40多年。动物园官员表示,批评人士“对Happy、对她的个性、偏好或倾向一无所知。”摄影:VICTOR LLORENTE

  人格案先例

  2020年11月30日,在距离Happy近13000公里外的地方,另一头亚洲象Kaavan创造了历史,尘埃在它脚下升起,它走出了运输箱,踏入了位于柬埔寨北部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新家。

  Kaavan被全球媒体和柬埔寨环境部副部长称为“世界上最孤独的大象”,他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堡的玛格扎尔动物园生活了30多年。根据法庭记录,其伴侣Saheli2012年去世后,他独自一人度过了8年。他有时会痴痴地摇晃脑袋。后来律师Owais Awan向伊斯兰堡高等法院提交了一份诉状。

  Awan认为,Kaavan受到《国家反虐待法》、伊斯兰教行为准则、巴基斯坦国教以及该国宪法中生命权条款的保护,该条款规定,人有权享有健康的环境。

  很快,包括歌手Cher在内的动物保护者们开始为Kaavan的自由奔走呼号。2020年5月21日,法院裁定动物有权享有权利。“动物无疑是有知觉的生物,”法官写道,他下令将Kaavan转移到避难所。(该裁决还提到了Happy,称她是布朗克斯动物园的“囚犯”。)

  “老实说,当我提交诉状的时候,”Awan说道,“我从没想过这一切会真的发生……”

  还有其他一些动物也获得了法律人格。2014年,印度的一个案例对传统的驯牛方法提出质疑,比如扭动动物的尾巴、拉它的鼻绳、殴打它。最高法院最终裁定禁止驯牛,这是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决定,承认非人类动物享有生命权,并将其定义为“不仅仅是生存、存在或人类的工具价值,而是过着有内在价值、荣誉和尊严的生活。”

  2016年,阿根廷一家法院裁定,动物园里一只名叫Cecilia的黑猩猩属于法人,享有固有的基本权利。该裁决引用了哲学家Immanuel Kant的话(“我们可以从一个人对待动物的态度来判断他的内心”),法官下令将Cecilia转移到避难所,2017年,她在巴西圣保罗的索罗卡巴避难所(sanctuary of Sorocaba)安顿了下来。

  与此同时,动物法律人格的认可在美国进展甚微。在Wise看来,持久的人类中心主义——一种只从人类价值和经验的角度来看待世界的文化趋势——是美国落后的主要原因。“即使是非人类动物在美国境外败诉的案件,法官们花在案件上的时间也比美国国内要多,”他说道。“最糟糕的案例都发生在美国。”

  麻雀可耻的不贞行为

  人类素来都会让动物为它们的行为负责,并以此作出相应惩罚。猪、大象、公牛、狗、奶牛及其他动物都曾被审判、定罪或因谋杀罪而处决。在16世纪早期,一位法国主教指控老鼠吃了当地的大麦,发起了一场审判,并给被告指派了一名律师。但老鼠没有出庭,该案最终被撤销。

  1559年在德国,一名牧师禁止麻雀进入教堂,因为麻雀在他们布道时“不断地发出极其恼人的叫声,还会做出一些可耻的不贞行为”,为此这位牧师招募了猎人射杀所有违反禁令的鸟儿。

  虽然很荒唐,但这些来自另一个时代的例子显示了人类对非人类动物的知觉和自主性的一些理解。

  在殖民时期的美国,法律对动物给予了一定的保护,例如,要求牲畜主人允许牛“休息或醒神”,Janet Davis说道。但 “没有任何法律条文表明动物是有知觉的生物......总假定它们是财产。”

  这种情况在1866年开始发生变化,当时纽约州立法机构颁布了一项反虐待法,成为了美国其他州和地方法律的典范。它赋予了最近成立的美国防止虐待动物协会将“最残忍的人绳之以法”的权力。

  Davis说:“这是法律第一次承认,人类有责任防止动物受苦,动物是有知觉的生物。”

  但即使是在科学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法院也很少给予非人类动物权利——在美国更是如此。她说,将非人类动物视为没有权利的财产的观念“困扰了几代动物保护者”。

  Davis说,作为非人类动物法律地位的首个渐进式变化,Happy的案例可能会冲击到原有观念。“我们必须以此为起点。”

动物人格

  这幅未注明日期的画作描绘了这样一个场景,1386年,法国法莱斯,一头身穿夹克和裤子的母猪因谋杀一名幼童被定罪后,在一个公共广场上被绞死。绘图:THE CRIMINAL PROSECUTION AND CAPITAL PUNISHMENT OF ANIMALS

  人格到底是什么

  2020年11月,在纽约最高法院上诉庭关于Happy的虚拟听证会上,一位名叫Ellen Gesmer的助理法官问Wise,如果Happy被授予合法权利,她是否 "会拥有我们国家所有的人格权利,例如,投票权?"

  Wise回应,询问Happy是否有选举权表明了大众对人格含义的根本误解。就像儿童也是法人,但不能投票、喝酒或拥有财产一样,非人类动物也可以是法人,但不享有成人的权利。

  在美国,非人类实体的人格概念并不新鲜。2019年,伊利湖有毒藻类爆发后,俄亥俄州托莱多的选民通过投票支持《伊利湖权利法案》宪章修正案,承认伊利湖“享有健康环境的权利”。这意味着律师可以代表湖泊起诉污染者。但在去年,一场诉讼质疑了该法的合法性,一名联邦法院法官以违宪为由推翻了该法案。

  自19世纪以来,公司被赋予了权利,因此被视为法人。2010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限制非营利组织公民联盟(Citizens UniTED)的政治支出,侵犯了《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的言论自由权。

  如果企业有权利,那么动物和自然资源也应该有权利,辛纳科克印第安民族的科学家和成员Kelsey Leonard说道。Leonard主张在水资源保护和管理中融入土著传统。“这不是什么会颠覆我们系统的革命性想法,”她说道。(2017年,新西兰承认了旺格努伊河的法律人格,毛利人将其视为一个生命体。)

  几千年来,美洲原住民一直承认自然资源的权利。Leonard称,从土著的角度来看,当人们从大自然中收获东西时——无论是食物、资源,甚至只是享受——他们有责任回报。Happy的情况也是如此。“我们消耗了Happy……但又回报了Happy什么呢?”

  Happy的胜利意味着什么?

  如果纽约上诉法院作出支持NhRP的裁决,也不意味着所有的大象都自动被视为法人。Wise说,在那之后,“我们可能会为纽约的其他大象提出同样的诉求。”Happy的胜利会有所帮助。在接触其他拥有大象的机构时,“我们会说,上诉法院已经裁定Happy拥有(权利),你真的想让我们起诉你吗?”

  布朗克斯动物园警告称,NhRP关于动物人格的“激进论点”将开创一个危险先例。

  Breheny联合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CS)在2021年2月推出的一份诉讼摘要中指出,管理人与动物关系的各种法律——从对狗狗收容所和马匹运输的监管到对虐待动物的定罪-——都依赖于“人与动物之间的根本区别”。他们写道,宣布动物为法人将“破坏和干扰”这种平衡。

  人格的承认依据NhRP对自主性的定义,即 “不可观察的内部认知过程 ”,也将使法院成为判断生物是否有足够的自主性以获得某些权利的仲裁者,Breheny和WCS认为这将进一步加重已超负荷的纽约州法院系统的负担。要求法院确定一个生物的自主性相当于扔给他们一个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Wise表示,不管这一法律先例会对其他动物产生怎样的影响,如果Happy获得了法律人格,NhRP将要求法院下令将她转移到一个保护区,她会在那里和其他大象在一起生活。

  在2月份的诉讼摘要中,Breheny和WCS表示,这样的迁移将相当于“把Happy从一个封闭环境转移到另一个。”

  无论结果如何,纽约上诉法院审理的这起案件可能是Happy争取法律人格的最后机会。“这可能终结我们的诉讼,”Wise说,“我们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赢,要么输。”

微信扫一扫

赞助行者物语 赞助我们
您知道行者物语这些年来一直都是非营利网站吗?我们秉持“思想自由”与“价值共享”的信念,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受商业操控、专注在读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认同我们正在努力呈现的观点,请通过左侧二维码赞助我们~

西藏千途旅游 行者物语网旗下品牌
  • 动物权利 法律 野生动物
  • 行者物语 责任编辑:语燃
  • 分享到:
    公益画报

    动物保护群

    动物保护Q群:131626977
    动物保护,志愿者请加入

    动物保护(行者物语)
    关闭

    域名更换公告

    网站更换域名
    亲爱的小伙伴儿,2020年1月1日起,行者物语启用了全新域名(xz.tqiantu.com),老域名停止使用,请大家认准行者物语唯一地址(xz.tqiantu.com)。

    查看 »

    野生纪录

    野生纪录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隐私政策 | 加入我们 | 网站基金 | 留言板
    行者物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1-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藏ICP备:19000038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