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千途旅游

国内国际线路视界山岩旅游业界

搜索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国际人文|2020-5-27 12:57

来源:国家地理|1044人参与|0评论

字体: 繁体 打印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一个世纪以来,夏威夷摩洛凯岛的卡劳帕帕一直是麻风病患者的隔离区。现在,这一热带地区成为了国家公园

  摄影:JONATHAN KINGSTON

  撰文: SUNNY FITZGERALD

  疫情期间,美国的许多国家公园已经关闭,但夏威夷一处偏远的国家公园却维持运作,面向的不是游客,而是居民。

  卡劳帕帕国家历史公园坐落在僻静的摩洛凯岛上,一座600多米高的悬崖将其与岛上其他地区隔离开来。与其他历史公园不同的是,卡劳帕帕仍然在书写自己的历史,而不是讲述过去的历史,公园解说员Miki`ala Pescaia说道。

  卡劳帕帕居住着不到十余名前麻风病患者,根据《防止麻风病传播法案》,当年有数千名患者被流放于此,现在仅剩下十余人。

  卡劳帕帕半岛与摩洛凯岛之间没有道路连接;你可以乘飞机、船只或骡子进入半岛(最后一个选项目前不可用,因为滑坡损坏了小路)。这里没有消防局、警察局、医院,也没有呼吸机。任何需要医疗护理的人都会被空运到邻近的岛屿。如果紧急情况发生在晚上,Pescaia说道,“你的邻居会照顾你到第二天早上。空中救护飞机只在白天飞行。”

  由于医疗资源有限,加上这是一个老年社区,新冠肺炎感染风险很高,这个原本收治病人的庇护所现在正尽其所能将病人拒之门外。

  如今,夏威夷州的游客数量已大幅下降——从平均每天3万多人(疫情之前)降至最近的约100人;游客抵达后需要先隔离14天。但该州仍会有航班降落,还有一些游客无视检疫规定,将当地人的健康置于危险之中。卡劳帕帕不愿冒任何风险。卫生部已经限制入园行程,并且不再发放游客许可证。卡劳帕帕实际上已经关闭,具体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今天的西罗亚教堂(上图),1885年之前的教堂(下图)。这座被称为“治愈之泉”的教堂建于1871年,位于卡拉瓦奥,是摩洛凯岛卡拉帕帕半岛上的两个原始定居区之一。从1866年开始,麻风病人就被强制转移到这里。该教堂以圣经故事命名,在这个故事里,耶稣给一个人的眼睛涂上了黏土,然后指示他在西罗亚水池里洗眼睛,然后他的视力便恢复了。

  摄影:JONATHAN KINGSTON (上图)

  图源: HAWAII STATE ARCHIVES (下图)

  麻风病的扎根

  麻风病(又称汉森氏病)是一种由麻风杆菌引起的慢性传染病,带菌者咳嗽或打喷嚏时喷出的飞沫和悬滴能够通过上呼吸道黏膜进入人体,这是麻风杆菌传播的主要途径。它影响神经、皮肤、眼睛和上呼吸道。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导致永久性损伤和毁容。

  现在,麻风病可以通过多药物联合疗法治愈,但当麻风病首次出现在夏威夷海岸时,人们对其束手无策。这种疾病以及它所带来的耻辱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世界上大约95%的人口对引起麻风病的细菌具有免疫力。但是外来者带入的病毒、细菌和疾病对夏威夷原住民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因为在与欧洲人接触之前的几百年里,夏威夷人单独生活在海岛上,并未获得群体免疫。

  从1865年到1969年,约有8000名夏威夷居民被怀疑患有麻风病,他们被强制送到卡劳帕帕半岛,这些人几乎都是夏威夷原住民。许多人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家,卡劳帕帕最年轻的病人只有4岁。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圣菲洛梅娜教堂建于1872年,靠近西罗亚教堂。达米安神父(他就站在病人旁边)与这座教堂关系密切,从1873年到1889年,达米安神父一直照顾着那些患有麻风病的病人。2009年,他被封为麻风病的守护神。

  摄影:RICHARD A. COOKE III (上)

  摄影:CORBIS VIA GETTY IMAGES (下)

  多年来,这里一直没有合适的医疗设施或专业医护人员。被留在这里的病人们只能互相照顾。最先挺身而出提供帮助的是kama'aina人,他们是夏威夷原住民,在病人到来之前已经在这个半岛生活了几百年。

  “当越来越多的人被流放到岛上,而政府又未能提供充足的生活资料,真正困难的时期开始了,”Valerie Monson表示,她是Ka ‘Ohana O Kalaupapa组织的执行主任 ,这个非营利组织是应卡劳帕帕居民的要求而成立的,目的是倡导社会文化,建立纪念碑,并将卡劳帕帕人的后代与他们的祖先联系起来。

  新的目的

  1949年,一种治疗汉麻风病的药物抵达夏威夷,但直到1969年,隔离法案才最终被废除,以前的病人被允许离开,此时,距离它颁布时间已经过了100多年。但并非所有人都选择离开。“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那里生活了很长时间,”Monson说道。“这时,卡劳帕帕已经是他们的家了。”对于那些在卡劳帕帕以外与家人失去联系的患者来说,他们更是无处可去。

  在随后的几年里,住在卡劳帕帕的麻风病患者开始减少,居民们开始想,当他们都走了以后,卡劳帕帕会变成什么样子。Pescaia说,以前的病人“评估了许多组织,最终选择让公园管理局继续管理,并诉说他们的故事。”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今天的卡劳帕帕麻风病人定居点(上图),及其隔离时期的样子(下图)。卡劳帕帕是摩洛凯岛上麻风病人的两个居住地之一,需要经过一条海拔近600多米、有26个转弯的小径才可以到达。

  摄影:JONATHAN KINGSTON (上图)

  摄影:THE PICTURE ART COLLECTION / ALAMY STOCK PHOTO (下图)

  1980年,国家公园管理局(NPS)正式宣布卡劳帕帕为国家历史公园。国家公园管理局从夏威夷国土部租借土地,并与国土资源部达成协议。卫生部仍然参与其中,直到今天仍负责这两个国家机构的监理。公园的管理不仅是对土地的管理;也是保护社区和保护其历史和文化资源的一项承诺。

  作为一名公园管理员,Pescaia表示,她的工作包括讲述以前的病人委托她转达的故事,帮助游客更深入地了解卡劳帕帕的文化、历史、教训和自然资源。但她的工作不止于此。“国家公园管理局的基本功能之一是为剩余的患者群体提供安全和舒适的环境,”Pescaia说道。“虽然疫情期间,各大公园和企业纷纷关闭,但鉴于卡劳帕帕与世隔绝的地理位置,我们认为自己有责任为患者社区和生活在这里的人提供必要的服务。”

  除去耻辱

  Pescaia、国家公园管理局以及整个社会还必须考虑到曾经居住在这里的病人的心理健康,因为一直以来,麻风病为病人们带来了无尽的距离感、歧视和耻辱感,他们因此饱受心理创伤。

  “过去,你不能碰病人,” Pescaia解释说。“我们有一个熏蒸室,用来喷洒病人们的邮件、衣服……所有东西都是隔离开的,病人和助手们的浴室也是各自独立的。”长屋的桌子中间有栅栏。你可以隔着栅栏和病人交谈,但不能碰他们。”

  即便在他们已经被治愈,法律也被废除后,那些曾患过麻风病的人们仍然面临着歧视。有些人仍然会以不同的方式对待他们,害怕接触或接近他们,不确定如何安全地与他们接触。在经历了几十年的隔离之后,身体接触对他们的心理治疗来说至关重要。Pescaia说,每天的拥抱和问候是一种安慰。“当他们向我们伸出手时,我们不能表现出犹豫。这是一种信任和友善的行为。”

  克服新的挑战

  现在,身体接触可能使前麻风病患者面临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所以,此前的握手和拥抱习惯必须加以禁止。限制身体接触对遏制新冠肺炎的传播至关重要,但新措施的实施唤起了他们之前的痛苦记忆。“以前的病人们一直在分享他们的经历,讲述他们一生中所经历的歧视,”Pescaia说道。“在他们的活动空间聆听他们的心声感觉备受鼓舞,他们看起来如此强大。”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一道彩虹出现在卡劳帕帕半岛上空,这里是卡劳帕帕麻风病人定居点的所在地。

  摄影:JONATHAN KINGSTON

  Pescaia和国家公园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将这些故事铭记于心。在卡劳帕帕,安全是第一位的,这也包括心理安全。她说:“每一次政策调整,我们都必须权衡什么能确保前患者们的身体和心理安全。”

  在隔离法案被废除之前,这些曾经的病人们在极端严苛、极端受限的条件下被隔离了多年,现在,他们不愿再回到受限制的生活。因此,国家管理局也尽其所能,希望在保护他们不被新冠肺炎感染的同时,也尊重这些病人的经历。

  Pescaia认为,世界各地的人们可以在逆境中展现自己的精神力量,在日常行动中表现出友善,这样就有助于尊重和保护卡劳帕帕的居民。她的建议是:帮助有需要的人;对那些感染新冠肺炎或其他疾病的人,要有同情心,而不是判断力;留意你的决定如何影响他人。

  “你的行为可能会将其他人置于危险之中,”她说道。“我们都可以等。我们可以用几周时间来换取所有人的健康和安全。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友善,照顾每个人,并一起解决问题。”

  (译者:陌上花开)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麻风病病人的故居仍然矗立在卡劳帕帕,现在成了卡劳帕帕国家公园。 摄影:JONATHAN KINGSTON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为了保持社交距离,卡劳帕帕专门建起了探视室。来访者在一边,病人在另一边,中间隔着一张桌子。 摄影:JONATHAN KINGSTON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圣菲洛梅娜教堂外是一片墓地,由病人和达米恩神父于1872年至1889年间建造。 摄影:JONATHAN KINGSTON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卡劳帕帕麻风病人定居点,一棵树上挂着一个捕鱼浮标,上面用夏威夷语刻着祈祷文。 摄影:JONATHAN KINGSTON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Mariano Reyes在海湾上建造了一座钓鱼小屋,他还经营着这里唯一一家酒吧。 摄影:JONATHAN KINGSTON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摩洛凯岛卡劳帕帕定居点的鸟瞰图。 摄影:JONATHAN KINGSTON

仙境般的卡劳帕帕国家公园曾是一个孤立的隔离区

  在夏威夷摩洛凯岛的西北海岸,一条长凳俯瞰着海崖。这些悬崖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将卡劳帕帕半岛与摩洛凯岛的其他部分隔开。 摄影:JONATHAN KINGSTON

微信扫一扫

赞助行者物语 赞助我们
您知道行者物语这些年来一直都是非营利网站吗?我们秉持“思想自由”与“价值共享”的信念,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受商业操控、专注在读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认同我们正在努力呈现的观点,请通过左侧二维码赞助我们~

  • 夏威夷 国家公园
  • 行者物语 责任编辑:语燃
  • 分享到:
    西藏千途旅游
    热点新闻
    人文地理
    经典线路
    环球地理
    户外课堂
    关闭

    域名更换公告

    网站更换域名
    亲爱的小伙伴儿,2020年1月1日起,行者物语启用了全新域名(xz.tqiantu.com),老域名停止使用,请大家认准行者物语唯一地址(xz.tqiantu.com)。

    查看 »

    行者物语官方微信
    行者公众号

    北风的微信
    北风的微信

    行者物语投稿 投稿邮箱:317379335@qq.com在线投稿
    © 2011-2020 行者物语(xz.tqiant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电话/微信:13518992858 违法信息举报QQ:317379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