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千途旅游

国内国际线路视界山岩旅游业界

搜索

旅游业崩塌后,泰国大象何去何从?

国际人文|2021-6-18 13:25

来源:国家地理|548人参与|0评论

字体: 繁体 打印

泰国旅游业大象

  三头大象在泰国清迈马沙大象营(Maesa Elephant Camp)一片新的自由放养区游荡。放养区由传统马术营地改造而成,疫情期间,这里成为了大象的家园。但象主Anchalee Kalmapijit 却因失去旅游收入而债台高筑。

  摄影:BYAMANDA MUSTARD

  撰文:NATASHA DALY

  “出售:11头聪明的大象,每头300万泰铢,”5月29日,泰国春武里拉差老虎乐园(Sriracha Tiger Zoo)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则广告。300万泰铢约合96,000美元。

  动物园通过出售门票、大象骑行和动物表演获取营业收入,但受疫情影响,泰国自2020年3月起禁止大部分外国游客入内(或需要强制隔离),动物园如今深陷财务危机。在5月28日一篇讲述大象问题的Facebook文章中,该动物园还表示:“目前局势下,我们需要将它们出售,以弥补新冠带来的损伤。”

  这样的故事在泰国十分普遍。全国上下的大象营、动物园与动物保护区内,共有约3800头圈养大象。部分营地从个人手中租来大象,现在由于无法承担饲养大象的费用,不得不将它们与看护人(或“驯象人”)送走。部分大象营仍保留着大象,却难以维系喂养与照顾,导致许多大象饥饿无援。全行业正竭尽全力自救。

泰国旅游业大象

  尽管缺少游客,位于北碧府大象的自然家园(Elephants’ Home and Nature)的驯象人仍恪守例行职责,包括为六头大象在桂河里洗澡。

泰国旅游业大象

  大象的自然家园展示着游客与大象在此互动的照片,摄于疫情爆发前。然而,在过去一年的疫情影响下,游客数量极少,营地苦于负担大象的食物。

泰国旅游业大象

  51岁的驯象人Winchai Permsap在大象的自然家园喂养小象Doh Doh。该大象营每周要花费近300美元喂养六头大象和几只救援犬。

泰国旅游业大象

  大象的自然家园的所有者Tong Pornpitcha Kaewtrakulpong每日同佛教僧侣一同祈祷。她常常通过Facebook募捐喂养大象,自己已经卖掉大部分贵重物品为大象购买食物。

  Edwin Wiek是泰国野生动物之友基金会的创始人兼主席,该基金会救助了850只野生动物,其中29只是大象。尽管基金会失去了大部分收入,却仍收留了六头流离失所的大象。“这里基本不可能维系下去了,”Wiek说,“每次收到捐款,我们都一齐庆祝。每收到一千美元,我们就能多过一天。”

  Wiek表示,该问题在经济严重依赖旅游业的泰国南部尤其严峻。“当我来到这些暂时关闭的营地,看到这些(大象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时,我甚至觉得它们生不如死,”他说道,“看着大象晃动头部、暴躁无常的样子,我非常难受。它们很饿,它们太饿了。”

  长久以来,大象旅游业为泰国带来了巨额利润。世界各地的游客前往泰国骑大象或观看大象表演,约需支付20至150美元。近年来,行业中的部分机构已将大象转移至更加自然的保护区,以回应对人道主义日益增长的需求。人们愈加认识到许多传统营地对大象的训练手段严酷残忍,饲养条件低劣。

泰国旅游业大象

  驯象人Visanchon Yongram一家拥有四头大象,疫情前始终在旅游业工作。大象营关闭后,Yongram一家将其中三头大象带回素林,圈养在自家屋后的土地上。另外一头象宝宝仍留在曼谷附近大城的大象营。

  大象旅游业的总体营收状况尚不明晰,但在疫情爆发前,大象营或花费高达8万美元购入一头训练有素的年轻大象,侧面表明大象骑行、表演和其他互动活动利润颇丰。

  Wiek表示,春武里拉差老虎乐园为大象定价9,6000美元是不现实的。“没戏。”受疫情影响,演出大象的价值已贬值过去的三分之一。“还不知道这个产业在半年或一年后能否复苏,谁愿意现在就出钱投资呢?”

  泰国政府已宣布,计划于7月将泰国南部的岛屿旅行胜地普吉岛全面对外开放,目标是在10月之前将该政策扩展至其他旅游热点地区。但局势仍充满变数,截至当下,泰国正处在新冠激增期,每天新增近4000个确诊病例。

  “我必须持续战斗”

  Anchalee Kalmapijit在2019年底做出一项重大决定:她将结束马沙大象营的骑象和大象表演活动。同年早些时候,Kalmapijit从父亲处继承了马沙大象营,这座位于清迈的旅游设施一共拥有73头大象。

  她将疫情下的停业视为一个契机,推动她向理想中的大象友好型公园做出改变。2020年3月20日,政府下令关停所有非必需商业活动,Kalmapijit要求员工丢弃所有绑在大象背上的鞍座。而后,她在没有游客的几个月里做好准备工作,帮助大象搬迁到马沙庄园内一片36公顷的自由活动区。目前已有约三分之一的大象搬至该地,剩下的则定期与看护者或驯象人一起散步。她说将不会再提供骑行或表演。

泰国旅游业大象

  在素林的Ban Ta Klang小镇,一头大象正在进行表演。这座小镇被称为“大象村”,是泰国大象产业的中心,许多居民以繁育和驯养大象为业,随后将它们送往全国各地的旅游营地。当这些大象营因新冠疫情而关闭,几十头大象回到了Ban Ta Klang。

泰国旅游业大象

  在秋彩大象营(Chok Chai),画架上展示着大象画作。新冠之前,秋彩曾是一个传统的大象骑行和表演场所,大象在马戏团中展现各类技巧,其中包括绘画。秋彩是56头大象的家园,新冠疫情期间被迫关闭,大象们仍留在营地。两个非政府组织——象鼻高扬(Trunk’s Up)和拯救大象基金会(Save Elephant Foundation)——已为其发起一场筹款活动,秋彩奋力周转为大象供给食物。作为回馈,秋彩的所有者已同意停止大象表演与骑行,过渡到更自然的生活方式,并谨遵健康饲养标准。

泰国旅游业大象

  在秋彩,一头拴着短链的年轻大象在秋彩向外探着身子。它在这个水泥围场里度过大部分的时光,许多传统大象营都是如此。秋彩这样的营地通常为每头大象配备一名驯象人,但在缺少旅游收入的情况下,营地不得不解雇大部分驯象人。

  目前,仅有15名驯象人负责照料56头大象,而大部分甚至缺乏经验。

  但是,在疫情期间饲养73头大象的经济压力非比寻常。一头大象每天要吃约130千克食物(主要是草,还包括新鲜水果),成本约16美元,每三天就要吃掉半吨。而要养活73头大象,Kalmapijit每个月至少要花费3万美元。这还不包括药品、维生素和142名营地工作人员(包括120名驯象人,以及兽医及服务人员)的工资。2020年4月,她告诉《国家地理》:“如果新冠持续一年,我就弹尽粮绝了。但我必须持续战斗。”

  一年过后,她仍在战斗。大象营的60万美元储蓄全部耗尽,Kalmapijit已向银行借下几笔贷款。她说:“自一年前新冠爆发以来,我已经借下了超过4500万泰铢(超过100万美元)。”“而我也知道,这些钱远远不够。我不知道这个问题要如何收尾。”

  大象营迎来少量泰国游客,主要集中在周末,“但这不足以养活大象”,她表示。与许多大象营老板一样,Kalmapijit在网上销售T恤衫、有机咖啡、纪念品等等。她推出一款补充大象饮食的水果篮,装有香蕉、甘蔗、芒果和菠萝的水果篮,售价16美元,同时为支持们提供了“收养”一头大象的选项,每月为其捐献护理费用。

  全国性危机

  “大象的情况很危急,”大象自然公园(Elephant Nature Park)所有者Lek Saengduean Chailert说道。该公园是清迈一个著名保护区,圈养着103头大象。Chailert同时经营着拯救大象基金会,这是一个非营利组织,在疫情之初收到大量捐款。但随着民众自身的经济负担增大,捐款逐渐减少。基金会与另一个非政府组织象鼻高扬合作,共同资助一家饲料银行,帮助喂养全国各地营地的1800头大象。

泰国旅游业大象

  Lek Saengduean Chailert,大象自然公园的创始人与负责人,她与两头获救的大象站在一起。这座保护区有许多支持者,特别是在社交媒体上。因而在疫情期间,她得以带领团队筹集资金,为泰国各地几十个大象营提供事物与资源。

泰国旅游业大象

  大象自然公园的一名员工为庆祝一位支持者的生日而定制了大象水果“蛋糕”。接到一笔捐款后,保护区设计了这种食物,并向支持者发送了大象享用该食物的视频。这是保护区和大象营在过去一年中开发的众多创造性筹款方式之一,以帮助抵消旅游业的损失。

泰国旅游业大象

  Gluay Hom在大象自然公园享用水果蛋糕。它曾在被所在曼谷郊外的一个大象营,遍体鳞伤、瘦弱不堪。《国家地理》杂志曾在2019年对Gluay Hom进行报道。文章发表后,要求解救它的请愿书得到了超过75,000个签名,大象自然公园负责将它解救。现在它已恢复健康,住在保护区的宽敞围场中。

  “许多大象被拴绑了很久,或许已超过一年,”Chailert说道。她已从濒临倒闭的大象营和个体经营者手中购买了24头大象,并为部分其他大象提供了临时住所。

  她说,“现在几乎每天有人给我打电话,”请她接收大象。“但我真的负担不起了,要救助一头大象,就算价格便宜(购买价格),却还有饲养和照顾它的开销。现在我做不到。我希望我能做到,但不能。我不希望救助行动全盘崩溃。”

  秋彩是清迈的一座大型大象营,由Chailert团队通过公共募捐资助,这里工作人员与大象的生存都分外艰难。通常情况下,大象营会为每头大象雇佣一位驯象人,负责喂养、散步、洗澡,有时还需训练它们的负责人。但许多驯象人遭遇解雇。秋彩仅剩15名驯象人照顾56头大象。

  部分驯象人则带着个人所有的大象在全国各地的佛教寺庙中乞讨。Chailert说,她多年以来坚持主张终止大象表演与骑行,因为这违反自然且通常依赖于基于恐惧的训练。但相比之下,乞讨更不利于大象的健康。“骑象时,它们是可以行走的,且双腿脱离镣铐。但为了站在寺庙中,它们必须紧紧锁在混凝土上,从早到晚。”她说道。驯象人通过这种方式可以赚钱养活动物,但“这对大象而言则是难以承受的痛苦”。

  这与Wiek在疫情期间目睹的情形相似,在全国各地的大象营中,许多大象从早到晚都被锁在烈日之下。

  “我们我们谈论着骑象的恶劣之处,”Wiek说,“好,的确。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剥削和折磨。但现在根本就没人骑大象。”它站在同一个地方,从早到晚,日复一日。大象的腿部肌肉萎缩,营养不良,当它们日渐虚弱,便可能患病。“雪上加霜,”Wiek说道。

  疫情开始时,许多大象营将大象及其驯象人送回了家——通常是泰国东部的素林,那里是大象繁育和买卖的地方,或者是北部的山区部落——但在离开多年以后,景观的变化给大象安全带来挑战。

泰国旅游业大象

  Chayanin "Charlie" Patchimtassanakal是一名克伦族驯象人,他与两头大象同住在清迈附近的一个山区部落。他在传统大象营Mae Wang和生态旅游度假区Chai Lai Orchid工作,Patchimtassanakal表示,目前驯象人大批失业,自己仍受雇佣已经心怀感激。

  “20年前,这里曾有大片森林,但如今受农业发展影响,分给大象的土地不多了。”Chailert说道。“危机四伏,杀虫剂残余也使其无法自由饮水。大象主人们需要为其找寻生存空间,而许多来自于政府。”

  畜牧发展部是监管泰国圈养大象的政府机构,据部门兽医Sasi Jaroenpoj所言,自2020年7月以来,他们已为泰国22个省份的大象营地提供了290吨甘草,够十几头大象吃上72天。但泰国共有近4000头人类饲养的大象。

  Wiek说,政府曾为自己的29头大象下发5吨“枯老的干草”,“甚至不够一天半的伙食”。他对政府的微薄救助表示失望。

  畜牧业发展部声称准备启动一项新计划,帮助素林等地的大象所有者种植草料。

泰国旅游业大象

  大象在清迈的马沙大象营休息,这片名为“Chang”的绿洲由Anchalee Kalmapijit主持改造。受到Chailert在大象自然公园的工作启发,Kalmapijit以疫情为契机,改造并重建大象营。这里不再提供大象骑行和演出,正在进行改造,为大象提供自由漫步的空间。Kalmapijit说,她希望营地的转型能够为泰国其他地方提供一面蓝图,从而共同转向更伦理的经营模式。

  Chailert则已经开始帮助各大象营种植草料,以提供大象急需的饲料。“我去看望大象时,常常忍不住流泪。它们触动着我的心。我从未体会过如此沉重的压力。”

  马沙大象营的Kalmapijit说道,尽管困难重重,但看到大象们更加享受自然的生活,她深感欣慰。“它们的生活很平静。更加自由、放松,”她说道,“我不愿这座大象营倒闭消失,这就是我坚持的理由。当然,我必须想办法还上银行的欠款,但我仍有希望与力量。”

  (译者:林猩)

微信扫一扫

赞助行者物语 赞助我们
您知道行者物语这些年来一直都是非营利网站吗?我们秉持“思想自由”与“价值共享”的信念,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受商业操控、专注在读者身上的平台。如果您也认同我们正在努力呈现的观点,请通过左侧二维码赞助我们~

  • 大象 泰国 旅游
  • 行者物语 责任编辑:语燃
  • 分享到:
    西藏千途旅游
    热点新闻
    人文地理
    经典线路
    环球地理
    户外课堂
    关闭

    域名更换公告

    网站更换域名
    亲爱的小伙伴儿,2020年1月1日起,行者物语启用了全新域名(xz.tqiantu.com),老域名停止使用,请大家认准行者物语唯一地址(xz.tqiantu.com)。

    查看 »

    行者物语官方微信
    行者公众号

    北风的微信
    北风的微信

    行者物语投稿 投稿邮箱:317379335@qq.com在线投稿
    © 2011-2020 行者物语(xz.tqiant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电话/微信:13518992858 违法信息举报QQ:317379335